九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排骨玉米【3】           by九乙.

“lng-ling-ling-”下课铃与平常无异,回荡于校内。午后的光相比于上午要懒得多,与一只白绒绒的正伸着懒腰的大猫并无两样。

今天是周一,再加上又是大课间。外面成群结队的学生正嬉戏着,发出惹人忍不住关注的笑声。

教室头顶上的风扇嗡嗡作响,让人不住担心头上的这个家伙会不会突然掉下来。黑板上还留有没被擦掉的板书,不知道又是那个贪玩的值日生忘记了擦。

教室不起眼的一角,一个男孩好似正在找寻着什么。..他去哪里了?..男孩望着不属于自己的座位,想到。

..哦,在那里吗..他发现了目标。

“我说你这家伙,到底是有多笨。这么简单的题,来问我不就好了。”说着,柔和中夹杂这几分戏谑的目光向身边人投去。试卷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拿到了手里,无半点迟疑。

“哈?你这家伙,别出风头了。我又不是什么小姑娘,撩也没有用。一边去,一边去。”说着,用手作嫌弃动作后便抛下试卷不管,转身想要躲开这个无故总是惹毛自己的人了。

“那么着急走干什么,这题你不听啦?”说着,一手前伸迅速抓住了欲逃走之人的右臂。不到半秒的时间内迅速贴近将距离缩小为三厘米,这渺小的距离连呼吸声都好似能透过嘈杂的人声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你真有这么着急?”炸毛之人的耳边发出很不乐观的声音,“那我只好……回家再讲给你听了。”声音的主人得意地说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佳怼友Ⅳ
      〔已经……瞒不住了吗?〕张金泽摔门离去。刘玉琛见状换鞋追去,“泽,你去哪里?!”没有回应。出门后,匆匆逃走的人已不见踪影。“真搞不懂这个笨蛋到底要干什么?算了,快到饭点儿了,总不能这样放着他不管吧。”他小声嘟囔道,开始在家周围这一代找了起来……
        在太阳刚刚渐渐西沉时,刘玉琛在小公园找到了那人。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,左手插兜右手挠头,晃晃悠悠地走向了双臂抱膝坐在石板路上的张金泽。“你是脑子有坑吗,什么都不说就随便跑出来。怎么了,难道是和小女朋友闹脾气了吗?”刘玉琛的贱嘴里吐不出好话。“其实……”小小的身影发出沉重的声音,“我喜欢的人……是你”。听到这句话,刘玉琛显然被吓了一跳。他慢慢蹲下身来,二不拉几地把右手伸向张金泽的额头。就在快要摸到时,张金泽突然一个飞扑将刘玉琛压倒在草坪上。虽说草坪比地板软多了,但也着实要人老命。“嘶~你干什么呀?!是不是真的脑子进水了啊!”被扑倒在地人不禁抱怨道。“我的脑子进你了!”片刻后,他继续说到“我知道,你一直把我当弟弟看。但是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我等了这么多年,就是想和你顺理成章地这一切。我知道你不会接受我的性别,但是我的心里只有你……”话毕,晶莹的泪水滴落在了刘玉琛的脸颊上。
         火红的星球消失地无影无踪,草坪上的两位少年被映得透红。张金泽轻咬嘴唇,不安地等待着他的应答。“真的是个小傻瓜呢。”倍显温柔的话语从耳边绕过。“你为我做的一切,我都知道。悄悄放在鞋柜旁的雨伞,莫名出现在桌堂的牛奶,代替我拒绝的情书……这一切,我其实都知道呀~”
“啵~”身下人给予轻轻一吻,让张金泽来不及防备 。突如其来的一吻让张金泽一下失了分寸,芒果味的信息素迅速在空气中蔓延起来,其中还夹杂着布丁的味道。他用右手捂住发红的脸,身体也因此失去了平衡,一下压在刘玉琛身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恩~”刘玉琛被自家二货突然一压,发出了一声略显不自然的声音。“你这个小坏蛋,占了我骗我,还压着我。你说,怎么补偿我呀~”刘玉琛用酥酥的声音问到。“胡……胡说,明明是你亲了我!”张金泽趴在他怀里激动地结巴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笨蛋,该回家吃饭了”刘玉琛抱起张金泽,准备回家。“喂喂,你个脑残。以为我是小姑娘吗?快放我下来!”被抱起的人悬在空中,抱怨到。刘玉琛不管不顾他的打闹,只把脸凑近张金泽的颈下,细细嗅一番。小声念到∶“你的信息素真好闻……”怀中人听到他从自己耳后传来的声音,立马没了脾气,只得被他公主抱带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佳怼友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伴你青葱岁月 慢慢成长」
         一晃便是四年,兄弟俩一路披荆斩棘,打打闹闹竟已十六岁了。这个年龄的少男少女们大部分都已经分化了,但他俩的情况好像有点儿不对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夏季的夜里,家中。虽说刘玉琛已经分化成Alpha,但作为从小和自己玩到大的基友--张金泽的性别还没安定下来,不免让他有些着急。〔是Beta,还是Alpha,该不会是……〕刘玉琛意识到自己越想越跑偏,便暂时放空望起了深蓝一片的夜空。ka chi ka chi……耳边传出阵阵楼梯被施加压力而发出的响声。“二货,大半夜不做美梦,跑房顶上来干什么?”意识回归,少年问道。“嗯~嘛嘛。你还有脸说我,还不是你偷偷跑上屋顶,才把我吵醒的。呆~瓜。”少年睡眼朦胧地抱怨到。“好了好了,我呆,我最呆总行了吧。小少爷,别怼了,我陪你睡觉去还不行吗。”说着便右手撑地起身,牵着张金泽回屋了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〔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对你如故〕
         从升入高中开始,张金泽便搬来与刘玉琛同住,一来是上学方便,二来两人家长纷纷外出也,这样也有个照应。只是近日,两人之间的关系略显微妙。张金泽也不像往日般天天怼他了,这倒让刘玉琛有些不适应了。〔难道那小子是背着我谈了女朋友?〕刘玉琛胡思乱想,想到了这茬上。〔虽说他没我帅气,但也不是个小孩子了。会不会是找了个Omega,男的还是女的?what!〕刘玉琛越想越没边儿。         刘玉琛整理书桌时,一张纸从书本的夹缝中掉出。他弯腰顺手将纸捡起来,〔诶,这不是前一阵学校为了分班而让填的检查表吗?〕刘玉琛细细看来。〔什么!这……〕当他的目光扫到性别那栏时,白纸黑字的Omega让他心里一颤。但接下来的一切更让他不可接受,名字的那一栏写的竟是自己的竹马--张金泽的名字。〔就算再怎么样也顶多是个Beta,可没想到,他竟然是Omega!〕刘玉琛的此番所想,并非是对Omega有偏见,而是着实心疼他们Omega。
        且不说Omega的体质介在Beta和Alpha之下。更何况,年轻Omega还有尚不稳定的发情期。这种情况要是在家里还好,但若是在学校,所引起的骚动可不容小觑。〔算了,这张纸就当没看见过罢了。〕想完便将纸重新插入书中,若无其事地继续打扫起来。但他没注意到的是,门框后的人已经目睹了这一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佳损友 Ⅱ 
         然后事情就成了大家所听到的那般了。刘玉琛对此很是无奈,好好的英雄怎么就成了鲁莽的狗熊了。倒是苦了他了,但他依旧我行我素,反正真正的朋友永远不会轻易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校中。“琛,外面有人叫你出去”“好,知道了”被叫到名字的少年闻声前去。“这里!”校园墙边传来稚嫩的喊声,刘玉琛望去“是你!”眼前之人便是当日自己所救的清秀少年。少年从挎包里拿出一张卡片,递出“这是你掉的吧?”刘玉琛愣了一下,连忙翻弄身上的口袋,发现自己的校园卡真的不见了。他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说道∶“写了,我们这算互不相欠了。”伸手将少年手中的物件拿过,随意塞进口袋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【 刘 玉 琛 】这名字起的挺文艺,但倒不似你的性格”少年对递出的物件开启了新的话题。“名字都是在刚出生时起的,这和性格有什么关系,还有,你才见过我几面,怎么能断定我的性格呢?”被谈起名字之事的少年略微不满地吐槽道。“喂,这才第二次见你,你就这样对我,不太好吧……”被怼的人打趣道。“哪儿有什么好不好的,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兄弟。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”少年的面孔被晨光衬得金黄,一股热流涌上心头。“好!对了,好像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。”“张金泽--我的名字”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伴你青葱岁月 慢慢成长」
............短小如我...........哦耶~................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最佳怼友】  
        刘玉琛与张金泽互为怼友,两人从12岁相识。两人性格大不相同,却志同道合。两人就像是对方的镜子般,映出自己最深处的一面。
        说到怼友,其实刚开始的时候,两人只是用嘴怼。可事情愈演愈烈,又来怼的工具从嘴转变成了拳头。
         时间追溯到到六年级时,少年们开始渐渐进入青春期的季节。许是年少轻狂,刘玉琛因为打架成了全班同学的隔离对象,老师的烦心事,家长最为担心的角色。
         谁也没想到,刘玉琛平时练得跆拳道,会用在这种事上。每件事情都有不为人知的真相,其实那天的打架事件并非刘玉琛挑事造成。只是因为不想宣扬,才把整件事用一句“小孩子不懂事,所以打架”概括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回到事情发生的那一天,周五放学后。刘玉琛走出校园,回家的路上需要经过一条小径,有时那里会有小混混拦路打劫。但索性的是刘玉琛从未遇见过只有耳闻罢了--但是今天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在刘玉琛走进小径时,他看到几个黄毛小混混围在一起打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。出于侠义心肠的暗示,刘玉琛走向黄毛,准备向少年施以援手。黄毛身边的小弟见他走来,便劝到∶“小孩儿,我劝你还是别管闲事。这是他自己活该,难不成你还想替他还债吗”若是刘玉琛现在能闻到信息素,他定会被这腐臭的味道所吓倒。刘玉琛嘴角微微上扬,隐隐说到∶“这我倒是管不着,只是这人,今天我是必须带走了。”话毕,少年潇洒地将书包扔在一旁,利落地挽起袖口。此时,几个小混混也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。先是两个小混混冲了上来,少年凭借敏捷的身手与多年练就的本领,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两人放倒。“只有这点能耐吗?”少年轻蔑地问道。混混头子见状,便带着剩下三个小弟亲自上阵。虽说刘玉琛身手敏捷,但毕竟双拳不敌四手,更何况对方是多数是成年Beta。几轮下来,对方损失惨重,但自己也被击伤了腹部。原本就有腰伤的他,自知撑不了多久了。他灵机一动,冲对方说到∶“我已经报警了,想必警察已经到这附近了,你们真的就想这样进局子吗?现在滚,还来得及!”混混头子看局势不对,收起信息素,带着小弟撒腿就跑,留下刘玉琛与蹲在墙角的少年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了”刘玉琛左手撑住后腰,向少年伸出右手,说到。“谢谢你,但你的腰……”少年关心到。“旧伤罢了,这没什么。倒是你,为什么会被那群人讨债呢,看你的样子,应该不是那种抽烟喝酒的坏学生吧。”少年样貌清秀,到像个女孩儿似的。“找茬的人多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招来他们。虽说这次他们跑了,但一定还会有下一次。不管怎么说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少年将右手握住刘玉琛的右手,左手扶墙,站了起来。“什么吗,你小子也不矮呀,怎么打不过那群人呢”刘玉琛一如既往地神经大条“拜托,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厉害好不好”少年打趣到。夕阳西下,两人踏着微光说说笑笑地在小径尽头互相告别。
  「什么也没留下呢 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」